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OUT > 孙悦手里拎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女儿一起出门,我问她到哪里去,得到的是毫不含糊的回答:"给何荆夫送吃的去。"这就是孙悦!本来自己不到医院里去,批评了一下,索性自己去医院了!看她样子多么美丽娴静,实际上浑身是刺,专爱挑战啊! 孙悦手里拎送吃的去这 正文

孙悦手里拎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女儿一起出门,我问她到哪里去,得到的是毫不含糊的回答:"给何荆夫送吃的去。"这就是孙悦!本来自己不到医院里去,批评了一下,索性自己去医院了!看她样子多么美丽娴静,实际上浑身是刺,专爱挑战啊! 孙悦手里拎送吃的去这

来源:纸包鸡网 编辑:废话小说 时间:2019-09-25 18:50

孙悦手里拎送吃的去这,索性自己实际上浑身是刺,专爱  第八讲 ︽金瓶梅︾续书三种

另辟幽蹊,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追魂取魄《金瓶梅》题材新颖,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内容广泛真实,尤其是它依照生活本身的样子,描写日常市井生活,以刻画人物性格为主,着力为“众脚色摹神”,“各各皆到”,“特特相犯,各不相同”,把握“此一人的情理”(张竹坡《第一奇书》评语),写出“这一个”,在明代长篇中,异军突起,别开生面。明末清初文人学士对此无不赞不绝口。谢肇淛《金瓶梅跋》云:“其中朝野之政务,官私之晋接,闺闼之媟语,市里之猥谈,与夫势交利合之态,心输背笑之局,桑中濮上之期,尊罍枕席之语,驵之机械意智,粉黛之自媚争妍,狎客之从臾逢迎,奴佁之嵇唇淬语,穷极境象,意快心。譬之范工抟泥,妍媸老少,人鬼万殊,不徒肖其貌,且并其神传之。信稗官之上乘,炉锤之妙手也。”得月楼刊本《平妖传》叙,则把《金瓶梅》与其他三奇书比较后概言之“另辟幽蹊”,集中指明此书开创创作新路的特点。谢跋是抄本流传阶段《金瓶梅》批评文字的代表。这篇跋大约写于1616年(万历四十四年),谢是从袁中郎、丘诸城借阅的抄本(从袁得十之三,从丘得十之五。袁中郎的不全抄本,抄自董其昌藏本。1607年,宏道曾向谢肇淛写信索还抄本)。屠本畯从王宇泰、王百谷那里也见到抄本二帙(见《觞政》跋语)。自1596年,袁宏道《与董思白》记载抄本之后,已知王世贞、徐文贞、王宇泰、王百谷、文吉士、丘诸城都藏有抄本。汤显祖、屠本畯、李日华、袁宏道、袁中道、谢肇淛、薛冈、冯梦龙、马仲良都见过抄本。1596年后这十几年,抄本盛传,说明《金瓶梅》问世之初,就引起了读者的浓厚兴趣与重视,它的题材、它的人物、它的创作方法,确实使明末作家耳目一新。清康熙年间,以宋起凤、张竹坡、和素为代表,进一步评论了《金瓶梅》的创新成就。宋起凤说:“书虽极意通俗,而其才开排荡,变化神奇,于平常日用机巧百出,晚代第一种文字也。”(《稗说》)张竹坡称赞作者是“才富一石”的伟大作家。他为“使天下人共赏文字之美”(张道渊《仲兄竹坡传》),“悯作者之苦心,新同志之耳目”(《第一奇书》评语),总结了《金瓶梅》的写实成就。他分析了作者从现实日常生活出发,在“危机相依”与“抗衡”的各种关系中,为众脚色摹神,着力刻画人物性格丰富复杂、发展变化,塑造出前所未有的西门庆、潘金莲、李瓶儿等典型形象。他认为作者有一种“摹神肖影,追魂取魄”(《第一奇书》评语)也即刻画性格、以形写神的高超艺术表现力。张竹坡在总结《金瓶梅》艺术经验基础上,丰富了金圣叹提出的典型性格论,为以后长篇小说创作塑造出更新更复杂的典型性格提供了理论条件。满族文人和素,继承了谢肇淛、冯梦龙、张竹坡对《金瓶梅》的评论,在满文译本《金瓶梅序》中评述《金瓶梅》写平常的人物,如市井之夫妻、商贾、妓女、优人、和尚、道士、尼姑、命相士等,每回写的都是丑恶之事,没有一件“于修身齐家有益社稷之事”。但包罗万象,叙述详尽,栩栩如生,为四大奇书中的佼佼者。他抓住了此书写世俗社会中普通人物、写丑恶生活这一显着特点。通过满文本序,把明末以来逐渐形成的对《金瓶梅》基本评价传播到满族文人、臣僚以至宫廷中去,进一步确定了第一奇书的地位,促进了《金瓶梅》的流传和汉满文化交融,在小说批评史上做出了特殊贡献。女儿一起出满文本《金瓶梅》译序

  孙悦手里拎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女儿一起出门,我问她到哪里去,得到的是毫不含糊的回答:

门,我问她美丽娴静,满文译本(1)到哪里去,得到的是毫答给何荆满文译本(2)没汉子也成不的。背地干的那茧儿①,不含糊人干不出,不含糊他干出来。当初在家把亲汉子用毒药摆死了,跟了来,如今把俺们也吃他活埋了。弄的汉子乌眼鸡一般,见了俺们便不待见。”月娘道:“也没见你,他前边使了丫头要饼,你好好打发与他去便了,平白又骂他怎的?”雪娥道:“我骂他秃也瞎也来?那顷②没曾在灶上把刀背打他?娘尚且不言语。可可今日轮他手里,便骄贵的这等的了!”正说着,只见小玉走到,说:“五娘在外边。”少顷,金莲进房,望着雪娥说道:“比对我当初摆死亲夫,你就不消叫汉子娶我来家,省的我拦着他,撑了你的窝儿。论起春梅,又不是我房里丫头,你气不愤,还教他伏侍大娘就是了,省的你和他合气,把我扯在里头。那个好意死了汉子嫁人?如今也不难的勾当,等他来家,与我一纸休书,我去就是了。”月娘道:“我也不晓的你们底事,你每大家省言一句儿便了。”孙雪娥道:“娘,你看他嘴似淮洪③也一般,随问谁也辩他不过!他又在汉子根前戳舌儿①茧儿:行为。多指隐秘不可告人的事情。②那顷:那时。③淮洪:淮河决堤的洪水。比喻说话汹汹不已。④戳舌儿:搬弄是非,说人坏话。

  孙悦手里拎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女儿一起出门,我问她到哪里去,得到的是毫不含糊的回答:

门庆的宠爱,就是孙悦本但在她生了官哥儿之后,就是孙悦本西门庆就把其他妻妾一概不放在心上,只是一味宠她,大有专房专宠之势。把官哥儿与乔大户之女定亲时,瓶儿俨然与月娘平起平坐了,这使要尖、凶狠的潘金莲如何能容忍得下。潘金莲于是想尽一切办法,寻找一切机会加害官哥儿,她五惊官哥儿,最后想出最毒的一招,训练雪狮子猫,用红绢裹着肉投给它吃,久之,猫养成了见到红色的物件就扑过去挝而食之的习惯。一日,官哥儿穿上红缎衫,在炕上玩耍,雪狮子只当是平时喂它的肉食,猛扑上去,抓破了身子,吓得孩子惊风抽搐而死。孩子一死,李瓶儿又怎么能活下去呢?她又伤心,又生气,不久得重症也死了。封建的伦理观、传宗接代的思想在当时的人们心中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!不然,潘金莲是与瓶儿争宠,她完全可以采取其他手段,甚至害死李瓶儿本人,为什么一定要千方百计地加害官哥儿呢?因为瓶儿之专宠是母以子贵,孩子一死,西门庆对瓶儿之宠就会少了一半,瓶儿对潘金莲就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了。另外,孩子是李瓶儿的心肝,孩子一死,瓶儿也会伤心而死,这岂不是起到了一箭双雕的作用吗?瓶儿因官哥儿之生而得宠,又因其亡而亡。封建社会中妇女的地位,一半靠丈夫宠爱,一半靠儿子支撑,没有了儿子的支撑,就没有了丈夫的宠爱,瓶儿又怎能活下去呢?可见,是封建的子嗣观害了瓶儿。从瓶儿身上反映了明代的宗教思想,儒、释、道教都吸收了因果报应说。东吴弄珠客在《金瓶梅序》中说:“瓶儿以孽死。”这说明瓶儿之死体现了作者因果报应的思想。作者对李瓶儿虽有许多同情,但认为她的死是作恶的应得。李瓶儿为花子虚妻时,就与西门庆通奸,一心思嫁西门庆,子虚得病,她不给好好治,使子虚病死。作者认为,这是瓶儿犯下的罪孽,以后应受到报应。按张竹坡评点《金瓶梅》,认为:“官哥儿,非西门之子也,亦非子虚之子,并非竹山之子也。然则谁氏之子?曰:鬼胎。何以知之?观其写狮子街,靠乔皇亲花园,夜夜有狐狸,托名与瓶儿交,而竹山云‘夜与鬼交’则知其为鬼胎也。观后文官哥临死,瓶儿梦子虚云‘我如今去告你’,是官哥即子虚之灵爽无疑,则其为鬼胎益信矣。……是子虚之孽,乘乔皇亲园鬼魅之因,已胎于内。而必待算至瓶儿进门日起,合成十月,一日不多不少,此所以为孽也。不然岂知如是之巧哉?盖去年八月二十娶瓶儿,隔三日方入瓶儿房中,今年六月二十三日生官哥,岂非一日不多乎?吾故曰:孽也,未有如是之巧者也。”官哥儿死后,瓶儿又梦见花子虚来缠她。西门庆在瓶儿生病时请了潘道士来,借潘道士之口说出瓶儿是“为宿世冤恩诉于来自己明代艳情传奇小说(1)

  孙悦手里拎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女儿一起出门,我问她到哪里去,得到的是毫不含糊的回答:

医院里去,明代艳情传奇小说(2)

明代艳情传奇小说,批评了一下以《如意君传》、批评了一下《痴婆子传》、《素娥篇》、《春梦琐言》最着名。这些作品,在“存天理灭人欲”的封建主义思想统治下,在明清两代一直遭受禁毁厄运。受封建统治者与观念陈旧狭隘读者的双重压制,几乎被毁灭。作为文化遗产中被禁毁而又幸存下来的作品,以孤本、抄本传世,显得更加珍贵。这些作品反映了传统文化的某些特点,是研究传统文化的形象资料。我们在改革开放、走向现代化的新时代,以健康的心态、宽容的胸怀,用科学的历史观点,给予重新审视,可以认识到它们的历史价值。这些作品在文言小说史、艺术史及性文化史上均应占有一席重要地位。《如意君传》在嘉靖年间已流传,叙写武则天与男宠薛敖曹之间的性关系,详细描写武则天宫廷内的性生活。武氏已七十高龄,①欣欣子《金瓶梅词话序》提到《如意君传》。孙楷第《中国通俗小说书目》引清·黄之隽《唐()堂集》言及明嘉靖已丑(1529)进士黄训《读书一得》中有《读〈如意君传〉》一文。《读书一得》嘉靖四十一年刻本。《如意君传》早于《金瓶梅词话》,在嘉靖年间已流传。日本有清乾隆二十八年(1763)刊印的《则天皇后如意君传》,正文前题《阃娱情传》卷首题“吴门徐昌龄着”,应是据明代刊本翻印的。《金瓶梅全图》(曹涵美画)第一集之二十八去医院作者生活在鲁南苏北方言区或熟悉此地方言;

(《读法》四十七)金圣叹所说犯笔而不犯,她样子多么挑战主要是就故事情节、她样子多么挑战事件来说的。而张竹坡主要指身份相类的人物,都是“淫妇”、都是媒婆、都是尼姑,却能塑造刻画出不同的性格,虽然相类相犯,却绝不相同。如果说这也是一种章法、文法、笔法,是就广义上来说的,中国古典小说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红楼梦》等,在塑造身份、阶层、地位、年龄相类相似,而又刻画出不同的性格,使之犯笔而不犯、同中而有异,在这方面积累了极其丰富、宝贵的艺术经验。今天,尤需加以系统地总结、整理,以求作为现在小说创作的借鉴。第三,研究人物关系网络,分析性格特点,提出作者用隐笔、正写、穿插等笔法塑造人物。张竹坡在《读法》五中指出:“未出金莲,先出瓶儿;既娶金莲,方出春梅;未娶金莲,却先娶玉楼;未娶瓶儿,又先出敬济。文字穿插之妙,不可名言。若夫写蕙莲、王六儿、贲四嫂、如意儿诸人,又极尽天工之巧矣。”在人物网络关系中,视身份地位、性格的不同而穿插描写。张竹坡还指出,《金瓶梅》正写金莲、瓶儿。《读法》十六指出:“《金瓶》内正经写六个妇人,而其实只写得四个:月娘、玉楼、金莲、瓶儿是也。然月娘则以大纲故写之;玉楼虽写,则全以高才被屈,满肚牢骚,故又另出一机轴写之,然而以不得不写。写月娘,以不肯一样写;写玉楼,是全非正写也。其正写者,惟瓶儿、金莲。然而写瓶儿,又每以不言写之。夫以不言写之,是以不写处写之。以不写处写之,是其写处单在金莲也。单写金莲,宜乎金莲之恶冠于众人也。吁,文人之笔可惧哉!”《金瓶梅》重点塑造了四个女性形象,金莲处于形象体系的中心位置,正面写,重笔写。虽也正写瓶儿,但在瓶儿与金莲争宠的矛盾冲突中,金莲处于主动进攻地位,瓶儿处处被动。正写潘金莲妒瓶儿害官哥,而瓶儿却往往不觉察不警惕,泰然处之,在不写之处显示出瓶儿宽厚憨直。张竹坡很准确地把握了主要女性形象之间的关系,以及作者塑造她们形象时的笔法特点。以金莲为女性形象体系中心,张竹坡进一步指出,写蕙莲的作用在于恶金莲危瓶儿。张竹坡指出:“书内必写蕙莲,所以深金莲之恶于无尽也,所以为后文妒瓶儿时,小试其道之端也。何则?蕙莲才蒙爱,偏是他先知,亦如迎春唤猫,金莲睃见也。使春梅送火山洞,何异教西门早娶瓶儿,愿权在一块住也。蕙莲跪求,使尔舒心,且许多牢笼关锁,何异瓶儿来时,乘醉说一跳板走的话也。两舌雪娥,使激蕙莲,何异对月娘说瓶儿是非之处也。卒之来旺几死而未死,蕙莲可以不死而竟死,皆金莲为之也。作者特特于瓶儿进门加此一段,所以危瓶儿也。而瓶儿不悟,且亲密之,宜乎其祸不旋踵,后车终覆也。此深着金莲之恶。吾故曰,其小试行道之端,盖作者为不知远害者写一样子。若只随手看去,便说西门庆又刮上一家人媳妇子矣。”(《读法》二十)蕙莲在《金瓶梅》第二十六回即自缢身亡,蕙莲自杀是一种消极的反抗,也包含对自我失误的忏悔。蕙莲的悲剧,揭示了人性弱点在情欲膨胀的境遇中怎样导致一个人的毁灭。蕙莲形象有独立存在的价值及其独特社会意义。张竹坡则从人物形象关系角度,认识其艺术功能在于穿插、陪衬,在于预示,在于表现生活的复杂。在作者的设置中,蕙莲是瓶儿的前车之鉴,是为揭示潘金莲嫉妒、西门庆纵欲而设置。所以,张竹坡在第二十六回评语中再次指出:“有写此一人,本意不在此人者,如宋蕙莲等是也。本意只谓要写金莲之恶,要写金莲之妒瓶儿,却恐笔势迫促,便间架不宽广,文法不尽致,不能成此一部大书,故于此先写一宋蕙莲,为金莲预彰其恶,小试其道,以为瓶儿前车也。然而,蕙莲不死,不足以见金莲也。”张竹坡以金莲形象为中心,处处从全书架构、人物形象整体结构出发来分析人物之间关系、人物形象在全局中的作用。这可以说是张竹坡《金瓶梅》人物形象论中的一大特点。张竹坡认为《金瓶梅》隐笔写月娘(见《读法》二十五)、特用意写春梅(见(读法》十七)、王六儿是借色求财等分析,均极有参考价值。第四,错乱年表,故为参差。中国古代小说与历史传记有血缘联系,史传崇实观影响了文人的小说观,往往把小说当史传对待,认识不清小说的文学特性。金圣叹冲破了史传崇实观的束缚,把小说与历史的区别分为“以文运事”与“因文生事”之不同。张竹坡对小说的文学特性有了更深的认识,他认为写《金瓶梅》比写《史记》难;他指出要把《金瓶梅》作为文学来读,不要当做事实来看。他更进一步认识到《金瓶梅》在时间安排上的虚拟性、参差性,是文学虚构艺术世界中的年表,而不能按现实生活,像史传作品那样死板。他在《读法》三十七论述道:《史记》中有年表,《金瓶》中亦有时日也。开口云西门庆二十七岁,吴神仙相面则二十九,至临死则三十三岁。而官哥则生于政和四年丙申,卒于政和五年丁酉。夫西门庆二十九岁生子,则丙申年;至三十三岁,该云庚子,而西门庆乃卒于“戊戌”。夫李瓶儿亦该云卒于政和五年,乃云“七年”。(第一回)抽象议论与小说故事形象交叉。《续金瓶梅》以宋金战争为背景,孙悦手里拎送吃的去这,索性自己实际上浑身是刺,专爱用金兵影射八旗军,孙悦手里拎送吃的去这,索性自己实际上浑身是刺,专爱以清兵入关屠城的现实生活为基础进行描写,披着写宋金战争的外衣,反映明末清初的战乱与人民苦难。有时有“蓝旗营”、“旗下”等旗兵建制,把金兵当成清兵来写。作者把叛将蒋竹山、张邦昌写得没有好下场,对抗金名将韩世忠、梁红玉则热情歌颂,表现了作者拥明抗清的民族思想。作者对李师师、李银瓶、郑玉卿、黎金桂、孔梅玉等市民阶层人物的塑造,暴露这些人物在宋金战争这种非常环境下的私欲、丑态,给予鞭挞;对他们受金贵族蹂躏欺压,受坏人欺骗侮辱,表现了一定的同情。李师师,是宋徽宗宠妓。她拐骗银瓶(李瓶儿托生)当了妓女,以奉旨聘选为名。金兵入城,东京大乱之时,李师师借助降将郭药师的庇护,未被金兵劫虏。李师师搬到城外,盖造新房,大开妓院。徽宗被俘之后,李师师“故意捏怪妆妖,改了一身道妆,穿着白绫披风,豆黄绫裙儿,戴着翠云道冠儿,说是替道君穿孝”。她自号坚白子,誓终身不接客,实际以曾被宋徽宗包占过为荣耀,抬高自己的身价。蔡京的干儿子翟四官人要出一百两银子梳笼银瓶,李师师利用帮闲郑玉卿欺骗翟四官人,骗取重金。李师师把郑玉卿认做义子,留在身边,满足淫欲。李师师发现郑玉卿到银瓶卧房偷采新花,就指使七八个使女把郑玉卿打得鼻青眼肿,并大骂银瓶。郑玉卿携银瓶乘船逃往扬州。李师师用巫云顶替银瓶,让翟四官人谋杀巫云,要置翟四于死地。李师师与金将的太太们秘通线索,把李师师入在御乐籍中,不许官差搅扰。翟四官人被骗多次,受气不过,控告李师师通贼谋反,隐匿宋朝秘室,通江南奸细。金将粘罕贪财,正要寻此题目,派一队人马,把李师师绑了,打二十大板,送入女牢。其家私籍没入官,丫头们当官卖嫁。李师师经刑部审问后,将她批给一个七十岁养马的金兵为妻。李师师跟金兵到辽东大凌河,与老公挑水做饭。小说描写李师师在宋金战争中与翟四官人的矛盾,显示李师师是一个狡猾诡诈、唯利是图,不顾廉耻的鸨儿形象。同时也形象地表现了这个鸨儿在宋金战争动乱年代中的浮沉,开始想凭借金将的庇护得势,最后反被金将摧残。这是《金瓶梅》中没有的人物与内容。李银瓶,本名长姐,《金瓶梅》中李瓶儿死后托生袁指挥家为女。被李师师以奉旨聘选名义,骗到妓院当了妓女。银瓶想有一位才貌兼备的状元偕老,苦恼不能嫁个好丈夫。李师师家有十个妓女,用各样刑法拷打。

(三)《金瓶梅》作者卢柟说《金瓶梅》在明末清初,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得到众多作家文人的赞赏。在明末,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已知约有三十多位文士与此书传抄、写定、评点、刊刻、题序、批评等直接或间接有关。在清初约有十几位文士与此书评点、翻译、刊刻、评论有关。他们肯定此书在小说史上的地位和突出的艺术成就之外,探讨最热烈的是作者为谁这个问题。关于此书的作者,至今已有十几种说法(李贽、王世贞、李开先、卢柟、汤显祖、薛应旗、赵南星、冯惟敏、冯梦龙、沈德符、屠隆、贾三近等)。和素的满文《金瓶梅》提出的是作者卢柟说。序云:“此书乃明朝闲散儒生卢柟为斥严嵩严世蕃父子所着之说,不知确否。”和素是据传闻,还是有文献依据,不得而知。卢柟,字少楩,一字次楩,又字子木,大名濬县人,太学生,有《蠛蠓集》,明末广五子之一。生卒年不详。据王世贞《卢柟传》、卢柟《蠛蠓集自序》、张佳胤《刻卢山人集序》,得知他嘉靖庚子年(1540)系狱,先于王世贞而卒,生活于嘉靖年间。卢柟得到谢榛(临清人)帮助,得以平反冤狱。与王世贞多有交往。《四部稿》中有诗《魏郡卢柟》、《寄卢次楩》、《卢山人少楩》;有文《卢次楩集序》、《卢柟传》;有书牍《寄卢次楩》二首。《魏郡卢柟》诗云:“卢生富结撰,扬马有遗则。及乎为诗歌,雅好在李白。春风扬波澜,浩渺靡所极。仰见朝霞媚,俯见水五色。蛾眉一成妒,雄飞其翮。朝奏狱中书,夕为坐上客。妻子不人,长歌下震泽。”王世贞说他“少负才,敏甚。读书,一再过,终身不忘”;“才高,好古文辞,不能而就绳墨”;“柟为人跅弛,不问治生产,时时从倡家游,大饮,饮醉辄弄酒骂坐”;“下笔数千言立就”;出狱家贫,乃为《九骚》。赵王览而奇其文。坐握麈尾,辨说挥霍数百千万言,风雨集而江波流也。鸣毫飒飒,倏忽而为辞”;“柟既以别世贞去,南游金陵,陆光祖为祠部郎。留月余。走越历吴,勿所遇。还益落魄,嗜酒,病,三日卒”;“柟死时,世贞方坐家难”(《卢柟传》)。卢柟有《答王凤洲郎中书》、《与王凤洲郎中书》。卢柟出狱后曾寓居王世贞门下。他非常熟悉濬县、临清一带市井细民生活,有文才。徐朔方先生列举内证,确定《金瓶梅》成书年代为1547年(嘉靖二十六年,李开先《宝剑记》脱稿)至1573年(万历元年)之间。写定者的籍贯在今山东省中西部及苏北北部,其家乡距离清河、临清不很远,并应是李开先的崇信者(《金瓶梅成书新探》)。1547年,卢柟出狱后,正寓居在世贞门下,其家乡大名(濬县),离临清码头不很远。卢柟熟悉这一带城镇生活,说这一带方言。李开先,章丘(今属山东)人,为嘉靖八子之一。卢柟约略长于王世贞,比谢榛小,与李开先同时。李开先因抨击朝政,得罪权相,被削职为民。卢柟与之有相类似的遭遇、处境,同情李开先,赞赏李开先的作品,是可以想见的。卢柟有《闻华从化诵李中麓乐府词有忆寄上四首》云“东望山东中麓山,赤诚霞送主人还”,“歌吟绿水胜秦声”。(李开先自称中麓子、中麓山人)据此可以说是李的崇信者。王世贞1547年(嘉靖二十六年)中进士,年二十岁,1567年(隆庆元年)“有诏追复,起家补大名兵备”,时年四十岁,正值世贞中年(宋起凤云世贞“中年笔”,详见后文)。据谢肇淛《金瓶梅跋》说,《金瓶梅》抄本,参差散失,唯王世贞家藏,最为完好。这一完好的本子,有可能是卢柟在世贞支持与参与下,在民间流传的说唱词话材料基础上创作加工而成书。以武松打虎寻兄作引子,以民间词话为素材,以宋之名写明之实,反映嘉靖时的社会现实,直斥时事。《四部稿》中有与《金瓶梅》有关的素材。《蠛蠓集》是据残版刊印的,大多收编了应酬之作。单从《蠛蠓集》看,还不能承受王世贞那样高度的文学评价。此集收有几首民谣,透露了卢柟爱好民间文艺的端倪。与卢柟说有密切关系的,是康熙十二年(1673),宋起凤《稗说》卷三提出王世贞“中年笔”之说,论述肯定而详瞻。魏子云先生《金瓶梅的问世与演变》引录了王世贞作《金瓶梅》的各种传说,但未引宋起凤之说。现全文引录如下:世知四部稿为弇洲先生平生着作,而不知金瓶梅一书,亦先生中年笔也。即有知之,又惑于传闻,谓其门客所为书,门客讵能才力若是耶。弇洲痛父为严嵩父子所排陷,中间锦衣卫陆炳阴谋孽之,置于法。弇洲愤懑怼废,乃成此书。陆居云间郡之西门,所谓西门庆者,指陆也。以蔡京父子比相嵩父子,诸狎昵比相嵩羽翼。陆当日蓄群妾,多不检,故书中借诸妇一一刺之。所事与人皆寄托山左,其声容举止,饮食服用,以至俳戏媟之细,无一非京师人语。书虽极意通俗,而其才开排荡,变化神气,于平常日用机巧百出,晚代第一种文字也。按弇洲四部稿有三变,当西曹至青州,机锋括利、立意千口,尚近刻画。迨秉郧节,则巉刻之迹尽去,惟气格体法尚矣。晚年家居,滥受羔雁墓祝觞之言,二氏杂进,虽耽白苏,实白苏弩末之技耳。是一手犹有初中晚之殊,中多倩笔,斯诚门客所为也。若夫《金瓶梅》全出一手,始终无懈气浪笔与牵强补凑之迹,行所当行,止所当止,奇巧幻变,嗤妍,善恶,邪正,炎凉情态,至矣!尽矣!殆四部稿中最化最神文字,前乎此。首有方壶仙客序,女儿一起出谓作者为邺华生。《素娥篇》藏美国印第安纳大学金赛研究所,女儿一起出被称为金赛研究所的镇山宝。由于不易读到,读者对此书面貌模糊。全书不是图文各半,也不是以图为主,而是以文为主,图文并茂。图四十七幅,首两幅与末两幅为故事开头结尾情节的绘形。中间四十三幅为两性行为艺术化的绘形。图前有标题、叙述行为环境与行为特点的文字,并有男女主人公之间的对话交流,然后是一首词。正文文字九十九页(此一页为线装书刊本的半叶)近万言,是一篇较长的传奇小说。①《素娥篇》首叶版心下方署刻工黄一楷。黄一楷为安徽徽州歙县虬村刻工名族黄氏第二十七代,生于万历八年(1580),卒于天启二年(1622),享年四十三岁。有学者认为,一楷刻《素娥篇》风格较成熟,当于万历四十年以后,其时,一楷已过三十岁。

相关文章:

相关推荐:

最新文章

0.0787s , 7250.171875 kb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孙悦手里拎着一只小篮子,正要和女儿一起出门,我问她到哪里去,得到的是毫不含糊的回答:"给何荆夫送吃的去。"这就是孙悦!本来自己不到医院里去,批评了一下,索性自己去医院了!看她样子多么美丽娴静,实际上浑身是刺,专爱挑战啊! 孙悦手里拎送吃的去这,纸包鸡网?? sitemap

Top